風滾糰草

緩慢復健中,寫寫文塗塗鴉啥的_(:з」∠)_

主食少前、刀乱、陽炎、黑塔,水團追蹤中。

島國同盟短篇

老天發成修稿前嚇尿,立馬編輯。

#架空
#先看過圖強烈建議
梗來自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mode=medium&illust_id=38898997
(第52張)

這年代、這古樸小書店,誰還進?早早賣了儲錢孝敬兩老也不錯,撐什麼呀。
記不清哪個人曾風涼地云云,場景倒依稀烙印於心底。
啊啊——約莫大學畢業不久吧,決定替父親傳承下這間從不停歇,照看三代韶光流逝的老破店時。
自己也不清楚究竟腦子哪根筋抽了,高中還夢想當個藥品研發員呢……不過木已成舟,如今再想拐任何岔路,也是枉然。
從生於大正的爺爺開張至今,走過半個多世紀。它兼賣二手書與新書、甚至時不時應景販售些糕點及零嘴,「能多賺點外快就賺呦,只賣些破書頂多餬口程度!哈哈哈!」歷經風霜的側臉攀爬上不少細紋,一笑那鏤刻便加深不少,而在旁細細聆聽的我,無盡蒼涼捲成一團風滾草,溜跳竄動在腦海迴盪。

也許那時,我早已下定決心繼承這間店了。

只怕沉浸枯燥斑駁瑣事過久,興許某瞬會倏然掉進夢鄉,我姑且將視線放遠店外那零零星星的人們。偶是形單影隻、偶是鶼鰈情深、偶是垂髫提攜了黃髮,一格格人生縮影從眼前稍縱即逝,卻絲毫未有與這小店結緣之意。
明明試著踏進一步,就能發現寶物吶……纖長食指撫觸櫃桌參差不齊的緣,因膚面結成些繭,反倒實實打打經了崎嶇一輪。
雋永,輝熙不逝。
   
闔起眼簾,再揭起。
順手挑起雞毛撢子,徐徐踱步出櫃檯範圍,開始小心翼翼打理整頓書列,也為幾櫃久無人閱覽的斑駁老書撢撢塵埃。墨皂雙眸瞇呈半月形,以對待新生兒的輕柔謹慎,使它們恢復應有的風華。

此時陣陣驚呼打斷了己身思緒,懷抱「可能是客人」的渺茫期待,連忙安置雞毛撢子在矮櫃旁,踏出不急不徐的步伐一探虛實。

「嘿,你就是老闆嗎?」斜仰起麥穗金腦袋的人操著不甚標準的標準語,略略瞥得那翠柳眸子於西偏的昏黃下爍亮、熠熠。
沒來得及搭上話,這外地人自顧自地述起感想了:「沒想到連芥川龍之介的齒輪也……大眾通常偏好蜘蛛之絲或羅生門,但就人性的掙扎與矛盾來論,齒輪不乏為經典之作啊……」
令自己介懷的不僅僅是面前那金毛綠眼懂研讀日本文學,更甚於此的,他周遭染滿的激昂興致,再度燃生自己的決心。
果然,想讓更多人明瞭。
讓眾人明瞭自己為何堅持至今。

懷古老街恬淡祥和,伴隨黃昏市集逐漸熱絡的鼎沸叫賣,青年終於笑顏逐開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風滾糰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